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 > 正文

月球房地产推销员(41)身材最好的美女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江阴新闻网编辑部 时间:2019-04-16

推荐相关文章:

月球房地产推销员(25)披萨恋恋月球房地产推销员(25)

□ 李 唐
  阿树对于月球一直有种执念,从她小时候就开始了。她的母亲生前经常在晚上给她讲月球的传说故事。有一回,她的母亲给阿树讲了一个人死后灵魂会升到月球上面的故事。
  “故事里说,月球就是人类灵魂的储存器,每一个人死后灵魂都会储存到月球上。”阿树曾对我复述过这个故事。
  然而月球对我来说只是一门生意而已。说白了,我做的事就是把月球打包出售。阿树会不会就是这个原因才离开我的?可惜没有人能够回答我。我的眼睛仍在专注地盯着电视里每一个路过的人。当然,我没有发现阿树的身影。
  关掉电视,客厅重新陷入死寂。我来到阳台,点了一根烟。这几日空气很好,月亮又大又明亮。我凝视着这颗星球。我相信,此时此刻不止我一个人这样做。与此同时,一定还会有人从月球上眺望这颗蔚蓝的星球。人们就在这些无人知晓的角落里无声无息地对望着。这个想法令我很是痴迷。
  回到客厅,我找出了那朵氦-3玫瑰。通上电,它散发出幽幽的淡紫色光芒。我把它小心翼翼地放到茶几上,仿佛它是世间最后一朵玫瑰。
  砂原先生的黑色轿车在中央环路缓慢行进着。即使已是傍晚,立交桥上的汽车仍不见少,堵成了一条长龙。车灯闪烁不止,伴随着恼人的喇叭声。“人间地狱啊这是。”砂原先生叹了口气,轻轻地拍了拍方向盘。
  车里正放着塞日·甘斯布的爱情小曲。音乐在车内流淌。我靠在副驾驶柔软的靠背上,望着窗外。砂原先生比早先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他到了以后一个劲儿地跟我道歉。
  “今天比我预想的还要堵。”他说,“而且我又差点拐错路。”
  我表示理解。
  “你们要去哪里?”陈涤抬起头问,当时他正在看电视。今天我回到家时,发现他的头发染成了黄色。“体验。”他对我解释说,“我以前从没染过发。”
  “有点事。”我穿上外衣,懒得跟他多说。
  “能不能带我一起?”陈涤一脸渴求的表情。
  “不行。”我说,“听着,我们不是去玩的,是去谈工作。工作,懂吗?”
  “我确实还没有工作过。”陈涤耸耸肩,“不过我可以过两天去试试。”
  “那太好了。”我戴上围巾,穿好鞋,正准备出去。这时陈涤又说:“你们确定不能带我去吗?”
  “抱歉。”这回是砂原先生开口说道,“客户要求,只能带白河先生一个人去。”
  “好吧,好吧。”陈涤看起来颇为沮丧,“那我看两部电影好了。这几天阿鲸也没有过来找我玩,你也不陪我玩,真是太没意思了。”
  “记住,你已经是大人了。”出门前,我对陈涤说,“你应该学会怎么跟自己玩,这很重要。另外我想说的是,你染的头发很难看,就像一坨屎。我希望你把它染回来。”
  “我不。”陈涤干脆地拒绝。
  “随你。”我说。
  然后我陪着砂原先生下了楼,进到他的车子里。在我们眼前,拥堵的车队稍稍有些松懈。车辆终于可以继续往前行驶了。歌曲正好放到了塞日·甘斯布 的那首代表作《裴维尔的歌》。砂原先生一边轻轻哼唱,一边用食指在方向盘上打着拍子,似乎心情还不错。
  “我们要去哪里?”车子行驶一段路程后,我忍不住问。
  “呃,还有一段距离……”砂原先生支支吾吾地说,“如果你饿了,我准备了面包和三明治,可以先吃一点。”
  “我吃过晚饭了。”我说。
  汽车继续平稳行驶。不知为何,我很喜欢在车里隔着车窗眺望城市的夜景。流动的建筑和灯火,还有路上掠过的各色人等,都让我痴迷不已。

月球房地产推销员(25)披萨恋恋曲

  □李唐

  这样反复了五六次后,我得到了一个电子邮箱,登录进里面,我找到了一串新的号码。此时我几乎已经绝望了,想着这真是一次错误,父亲这么做或许是为了戏耍我。抱着最后的侥幸,我拨通了那个新号码。
  “喂?”里面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是小河吗?”
  “为什么要转那么多次?”我生气地质问道。
  “为了保险起见嘛,”父亲在电话里解释道,“你知道,我必须要避开‘效率委员会’那帮人……”
  “好吧,好吧。”我早已口干舌燥,想尽快跟他说明来意,多余的话一句也不想说。听完后,父亲沉吟了片刻,说:“包在我身上,‘巴别塔’里有很多我的游荡者朋友,应该会有人认识你说的那个人。”
  父亲和我约定好一会儿在“巴别塔”的某个入口见。刚挂断,阿鲸就打了进来。
  “糟糕了!”阿鲸说,“我需要你的帮助。你能不能现在来一趟?”
  “出什么事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阿鲸叹了口气,接着说,“我也迷路了。”
  这是我时隔一年多后再次见到父亲。在“巴别塔”的入口处,我一眼就认出了他。让我惊讶的是,父亲并没有想象中的颓废,相反,比上次见到时还要年轻不少。他穿着颜色鲜亮的橙色短身羽绒服,像是一个小伙子那样双手插兜,不时东瞧西望。
  他也一下子就认出了我,笑着冲我挥了挥手,然后小跑着来到我面前。
  “好久不见,你好像沧桑了不少。”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他将手伸过来,想要摸摸我的头发,被我躲开了。
  “您倒是看上去很快活……”我揶揄说。
  “当你适应了生活,就会像我一样快活。”不知是装傻还是怎样,他丝毫没有听出我语气中嘲讽的意味。
  “这几位是?”父亲朝我身后看了看。
  “我的朋友,徐瞳、陈涤还有小萝。”
  他们得知阿鲸迷失在“巴别塔”后,坚决要跟我一起过来。“现在我们要找的是两个人,”徐瞳说,“人多一点总没有坏处。”
  “没错。”陈涤附和道,“正好我还从没去过那里。”
  “那我也顺路去逛逛衣服好了。”小萝说。
  于是,他们三人也跟我一道赶来“巴别塔”。此时已近午夜,可“巴别塔”周围依然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等待客人的出租车在外面排成了长龙。
  “放心吧,”父亲一边领路带我们进去一边说,“我有几个‘城市游荡者’的朋友长期住在这里,对环境非常熟悉。”
  父亲所言不虚。在几个看似普通顾客、实则是“城市游荡者”的人的帮助下,我们很轻松地就找到了阿鲸。他被困在了镜子专卖区。
  “你能想象吗?”阿鲸见到我们后就大吐苦水,“四周全是镜子!而镜子里全是我自己!如果我再多待一分钟,一定会精神分裂的。”
  “我理解。”其中一个“城市游荡者”拍了拍他的肩膀,“这里确实是最容易迷路的区域之一。我每次都尽量不经过这里。”
  往里又经过了几个区域后,我们跟父亲的另一个朋友碰了头。
  阿鲸把那个人的照片递给了一个戴着黑色渔夫帽、留着络腮胡子的胖子。他十分仔细地看过了照片,然后摸了摸厚实的下巴。“这人我见过。”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我还是听明白了。
  “真的?”阿鲸兴奋地两眼放光。
  “他住在寝具区。”他嘟嘟囔囔地说,举起了粗壮的手指,“跟我来。”
  我们搭乘了一辆游览车,在寝具区下了车——车费比外面的出租车还贵——放眼望去,这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床,望不到尽头,每张床的上面都有一盏昏暗的灯照耀着。胖子说了几句什么,这次我没听清。
  “他的意思是,”父亲给我们翻译,“寝具区是那些迷路者的聚集区,因为可以免费睡在这些作为展品的床铺上。”


网友评论:

江阴新闻网 mbtdiscountuk.com Inc. xml html

Copyright © 2017-2018 创阳网络 江阴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mbtdiscountuk.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