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国内多地自曝GDP“注水”中山纱绫百度百科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江阴新闻网编辑部 时间:2018-01-22

推荐相关文章:

中石化洛阳工程公司中标国内最记者日前从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获悉,该企业近日签下的一份合同创下两个“之最”:中标的中科合资广东炼化一体化项目系目前我国最大的合资炼化项目;超百亿元

中兴遗忘了国内市场,国内消费中兴遗忘了国内市场,国内消费者遗忘了中兴,

医护人员协作骗取国家医保基金
  事发安徽一家医院 患者只要有社保卡得什么病、拿什么药都可“点单”
   新华社记者暗访揭露医院骗保黑幕触目惊心;中央三令五申禁止,一些地方GDP为何依然有“注水”冲动?假的真不了,希望调查呈现真相,希望该挤的“水分”必须挤掉……
  医保做假
  新华社记者暗访安徽一医院医护人员协作骗保
  住院拿药像点菜 医生造假“一条龙”
   近日,有知情人士反映,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医护人员、检查科室之间相互协作,长期肆意骗取国家医保基金。记者暗访发现,在这家医院,只要有社保卡,得什么病、拿什么药、谁来体检,都可由患者“点单”。为了套取医保资金,该院医护人员在检查、诊断、住院等环节大肆造假。
  只要有卡 全家都可拿药
   2017年12月28日,记者以患者亲戚的身份,陪同“患者”李先生(化名)来到该院住院部老年病科。此前,李先生的妻子已和熟悉的医生预约好李先生“住院”的事。记者看到,该科的医生在李先生出示医保卡后,没有要求病人提供任何病情资料,也没有要求做入院前的相关检查,就为李先生开出了住院证。李先生表明自己没时间来住院,只想多拿些药。医护人员拿出格式请假条并教李先生填好,特别强调要留下手机号,以便“医保中心来查的时候能随时联系上”。住院部的医生表示,如果没时间做住院常规体检,可以找个同性别的人来代替做。暗访中,记者发现各科门诊医生主动向患者推销住院的好处,俨然和住院部门形成“一条龙”式服务。同日上午,记者陪患者陈女士(化名)来到皮肤科门诊。她向一位“熟识”的医生提出,能否为之前推荐的一位患者换个住院科室,以便为家人多拿点药。这位医生当场帮她向住院部医生电话咨询。该医生还“贴心”地和陈女士拉家常,称现在门诊一副中药膏方可能要八九千元,如果住院,这些中药医保可以报销90%,挺划算的。
   据知情人士反映,该院“认卡不认人”,只要一人有社保卡,全家都可以凭这张卡住院、拿药、做推拿保健。从表面上看,这样的“便利”对医患双方都有“好处”,病人看病、保健少花钱甚至不花钱,如此一来,为医院吸引来大批的“病患”,医院的“医疗收入”自然也水涨船高。不少病人因此成为“熟客”后,在医生的诱导下将医保卡长期放在医院以获得种种“便利”。知情人士称将个人的医保卡放在医院里,医院还会给这些熟客返还一部分现金。至于这笔钱的来源医患双方对此心照不宣。
  医院成社保卡“保管员”
   记者暗访发现: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在医院“特殊病”结算窗口排队结算。记者看见排队的医护人员手里都拿着大量的社保卡。其中一名年轻男医护人员手里大概有七八十张社保卡,每张卡上还标有数字编号。据市民吴先生(化名)反映,他的医保卡长期放在该院,11年来“被刷卡”800多次。
   在市民汪先生提供的个人医疗账户清单上,记者看到,在其社保卡被医院掌控期间,汪先生每个月都频繁“被门诊”,其中2010年1月9日到19日期间,连续10天被门诊。吴先生说类似情况在该院很普遍,许多医生手中都掌握大量患者的医保卡。根据国家规定,持有特殊病种卡的患者在门诊拿药,可通过医保统筹基金报销。但在该院,在能够享受医保惠民政策的“特殊病”证明材料上,医生随意造假,为“熟悉”的患者套取医保基金大开方便之门。知情者提供的录音资料显示,一位女患者找“熟悉”的医生办理高血压“特殊病”证明。这位医生指导女患者找一位“脑梗”病患者来医院做检查,在没有查出脑梗的情况下,医生为患者伪造一份脑梗塞检查报告单,以及相应的出院记录和门诊病历。“这里有 生客 和 熟客 之分。生客就是头一次两次的,你还要装模作样去住个院,你要是住了一两次变成 熟客 了,你可以直接把社保卡交给医生,到他们手上,每隔十几天给你刷一次住院。”这名知情者说。
  百姓救命钱变“唐僧肉”
   知情者反映,医护人员之所以冒风险大肆违规骗保,是因为该院对各科室医生设定了“考核指标”。为了完成“考核指标”,骗保在该院已成半公开的秘密,甚至医生出现医疗纠纷事故后,涉事医生用“举报医院骗保”要挟院方。
   通过“挂床住院”、虚假住院,或通过掌控“熟客”的社保卡虚开诊疗项目,医院增加了收入,而对于“病人”来说,本应由个人账户支出的费用可由医保统筹基金负担。“双赢”的交易蚕食国家医保基金安全,侵害的是全体参保人员的利益。安徽中医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赵存喜认为,该院在住院规范性、监督审核、医保结算等方面存在漏洞。该院医护人员的骗保行为,应该受到严惩。
  省卫计委成立调查组进驻
   目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责成安徽省中医药管理局立即调查,并派员赴安徽督促检查,发现问题将依法依纪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迁就。安徽省卫计委19日称,成立由省卫计委、省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大学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于19日上午8时进驻医院,迅速展开调查,尽快查清事实,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有关查处进展情况及时向社会公布。 据新华社
  数据掺假
  多地主动曝GDP“注水”
   进入2018年以来,内蒙古等多地主动曝出GDP“注水”。专家表示,GDP“泡沫”必须早日捅破,加速推进高质量发展。
  多地自曝数据“注水”
   天津市统计局副局长褚丽萍19日表示,因天津一直未统计注册在滨海新区、但未在当地生产的企业的产值,滨海新区调整后的GDP对全市GDP没有影响。11日,天津滨海新区宣布挤出“水分”,不再重复统计注册在当地、但未在当地生产的企业的产值。无独有偶,新年伊始,内蒙古在全区经济工作会议上“自曝家丑”:自治区政府财政收入虚增空转,部分旗县区工业增加值存在水分。经财政审计部门反复核算后,内蒙古调减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占总量的26.3%;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
   经济数据注水恐怕不限于上述地区。2017年12月,审计署公布了2017年第三季度相关审计结果,披露云南、湖南、吉林、重庆4个省份的10个市县(区)存在虚增财政收入15.49亿元。多年来,地区生产总值汇总数据高于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GDP“注水”三招
   记者梳理各地曝光的经济数据造假案例发现,GDP“注水”的“招数”可以归结为三种:
   一是财政空转。内蒙古全区经济工作会议曝出“财政收入虚增空转”,对“空转”这一概念,天津一家国企负责人用实例给出了解释:过去每到年底,有关部门经常会要求其交一些税费,转年再通过其他方式退还,这部分钱被“空转”计入了财政收入。
   二是重复计算。滨海新区官方表示,以往GDP统计以公司注册地为标准,但许多公司实际生产都在外地,造成GDP两地重复计算,因此将GDP统计口径由注册地改为在地。
   三是故意虚报。辽宁有一个镇,一年财政收入160万元,最后报成2900多万元。
   “什么时候地方领导眼里不再只有GDP,GDP造假才有可能烟消云散”,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汪德华表示,“注水的数据”扭曲了GDP的真实性,误导了中央部署经济决策,如果不早日刺破这种虚假“泡沫”,必将对经济稳定运行造成影响。“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畸形政绩观在有些干部观念中仍未根除。多位专家呼吁,应放下“数字包袱”,追求发展质量。而且要对经济数据中的“水分”不能一“挤”了之,必须严肃问责,才能抑制“注水”冲动。自曝“水分”体现了地方政府勇于担当的气魄,期待彻底消除“面子焦虑”,切实推进高质量发展。 据新华社
  50只猴子让长江学者陷科研造假风波
   武汉大学2016年从广西购买50只用于科研实验的猴子。孰料,围绕这批猴子进行的相关科研成果日前被质疑“造假”,并在学术界引发一场不小的风波。记者19日向涉事的武汉大学进行求证。
  猴子数量和实验时长不足?
   非酒精性脂肪肝病是临床上最常见的主要慢性肝脏疾病之一,缺乏有效治疗药物。2016年以来,武大基础医学院院长李红良教授以实验用猴为样本,对这种疾病进行研究。
   2018年1月2日,李红良团队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自然·医学》上发表论文。这是李红良团队近两年来,在这份重量级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的第五篇论文。如此“高产”的科研团队日前招来非议。1月18日,一篇质疑李红良学术造假的文章出现在网络。举报人质疑,其中两篇论文涉嫌学术造假。举报人主要提出两点质疑:一是肝脏门静脉注射的猴子数量不足。举报人依据实验用猴提供方广西林业厅相关公开信息,几名实验参与者提供的信息,以及掌握的来自李红良实验室的注射记录表,推断认为论文投出前1个月实验人员只象征性地做了4只猴的注射,而论文描述注射的猴子数量是26只;二是实验时长不足。根据论文中提到的50只实验用猴运抵武大的实际时间推算,实验时长仅为20周左右,并未达到论文中宣称的30周和32周。这两点也让举报人质疑实验结论缺乏可信度。
  涉事教授发声明回应质疑
   18日晚,武大官微发布了三则李红良教授团队声明,详细说明了两篇论文涉及到的猴子实验关键节点流程,并回应实验用猴数量不足与时长不足的质疑。
   李红良回应说,购回的50只实验用猴中,有32只参与相关实验,剩余的18只被安排给其他课题使用。32只猴分3组注射不同病毒,每组中2只进行正常饮食喂养,其余26只进行高脂饮食喂养。因此,相关实验数据总共来自26只猴,与论文所表述的完全一致。
   另外,李红良表示举报人推断的实验开始时间是错的,相关实验开始时间要早。2016年3月2日,实验购买的50只猴子到达武大模式动物研究所。首次肝门静脉注射的时间为2016年3月17日至26日。李红良认为,举报人有可能是根据参与2016年5月6日第二次注射的实验员提供的一些信息进行了“错误的推断”。自实验正式开始至2016年8月10日,实验进行了20周。在2016年9月9日和10月2日投稿时,两篇论文使用了这一时间段的实验数据,文内明确表述实验时长20周。2016年10月29日实验进行到32周时,实验人员对实验效果进行评价。
   据了解,李红良现任武大基础医学院院长,是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而举报人系武大某“千人计划”学者,在职务晋升方面与李红良存在竞争关系。

   对于学术造假的质疑,武大新闻发言人李霄鹍说,武大学术委员会最早于2017年4月28日收到相关匿名举报并启动内部调查,密切关注匿名举报李红良团队涉嫌学术造假情况。武大学术委员会对学术不端向来“零容忍”,将独立对李红良团队相关论文做出严谨的评价,调查结果也将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开。“声明看不出什么问题,但也不能说明没有造假。”19日,多名长期接触动物实验的科研人士接受采访表示,重要的不是武大李红良团队的声明,相比复杂的主观的声明,已有的原始记录更直接可信。
   据新华社  

中石化洛阳工程公司中标国内最大合资炼化项目世界第一高树

  记者日前从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获悉,该企业近日签下的一份合同创下两个“之最”:中标的中科合资广东炼化一体化项目系目前我国最大的合资炼化项目;超百亿元的合同金额,创该公司工程总承包项目合同金额的新纪录。

  位于广东湛江东海岛的中科炼化项目,一期投资352.4亿元,投产后将具备年产1000万吨炼油、80万吨乙烯和其他精细化工业产品的能力,并能带动投资1000亿元以上的上下游产业链,对保障国内油品市场稳定、维护国家能源安全等具有重要意义。

  1月12日,中科炼化项目EPC(即设计+采购+施工管理)一、三标段总承包合同签字仪式在广州举行。根据合同约定,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将承担项目中包括420万吨/年催化裂化、440万吨/年渣油加氢等10套生产装置,以及系统配套设施82个单元的总承包建设任务。

  此前,该公司作为项目总体院,曾围绕项目技术路线选择、工艺总流程设计、总平面优化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并先后完成了项目总体设计、建设智能工厂等一系列策划与实施方案。去年9月,中科炼化项目进入EPC工程招投标阶段后,中石化洛阳工程公司按期完成了相关标段EPC投标文件的编制工作和投标。经过一个多月认真细致的谈判,该公司与项目建设方在去年年底前就两个标段总承包合同的内容、条款及相关费用达成一致,成为一、三标段的EPC总承包商。

  目前,该项目详细设计已全面铺开,长周期设备采购已经完成订货,现场地基施工招标正在启动中。(洛阳日报记者 陈曦 通讯员 李建永 单玉林)


网友评论:

江阴新闻网 mbtdiscountuk.com Inc. xml html

Copyright © 2017-2018 创阳网络 江阴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mbtdiscountuk.com

Top